使人精神病者,使人犯罪者

使人愚蔽者,愛 與 欲也。

使 人
生死者,愛 與 欲也。

使 人 精神病者使 人 犯罪者

愛 與 欲
也。
利益


慎 勿再
矣!

使人 精神病者 ?

使人 精神病者 ?

我們也曾

我們也曾愛過 哭過 笑過

Peter 生 滅 書~ 南無阿彌陀佛 ~

佛法難聞,生死難了,無一法非佛法,亦無一人非佛也.以深信願持佛名號,戒殺護生,愛惜物 命,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行化他,同修淨業 『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大眾,當勤精進,但念無常,慎勿放逸!』起一切世間不可樂想福,能令行者滅生死苦,終成佛道,故其福最勝也

http://lifedeath-and.blogspot.com/
Peter 生 滅 書~ 南無阿彌陀佛

讓受刑人,精神病患,愛滋病患重新生活的三原素


  • 社會包容力、
  • 基本生存力、
  • 受刑人,精神病患,愛滋病是否有心擺脫過去

受刑人「再犯率」

「再犯率」可以明顯看得出來。
  • (一)犯罪者關在一起,彼此「分享心得」,等出獄後再大幹一票無所在。   
  • (二)出獄後人們面對服刑完畢者的眼光,就不是面對一個「正常人」的眼光,在如此的壓力之下,促成他再犯的可能。反正這潭水都黑了,就繼續黑下去吧,即使我改過向善,也沒人相 信。社會的接受力仍然不足。
  • (三)受刑人出獄後,還是跟受刑前相處的朋友在一起,「進朱者赤,進墨者黑」古人說得並非無道理。 
若三個條件或是其中二個條件成立,
再犯的機率就會升高

受刑人,精神病患,愛滋病患要如何符合社會的期待?



  • 精神病患,受刑人,愛滋病是天生的嗎?
  • 精神病患,受刑人會傳染嗎?
  • 精神病患,受刑人,愛滋病可能被製造出來嗎?

精神病患,受刑人會不會再犯,會不會再
  • 需要社會包容的力量
  • 基本維持生計的能力

才 有
讓精神病患,
受刑人,愛滋病
重新出發邁向嶄新的生活

若是
  • 無法填飽肚子
  • 要如何符合社會的期待?

在台灣現今 有可能發生無緣無故 被警方關進精神病房的事嗎?

電影
陌生的孩子【CHANGELING

克莉絲汀

務必要 把
無緣無故 被警方關進精神病房的真相
公諸於世

他們攜手合作,揭發了
當時洛城警局貪污腐敗的事實。

瓊斯隊長和洛城警局一向跋扈自大,不可能會相信一個弱女子的話,於是瓊斯 隊長就編出理由,把她關進精神病房


她才發現在禁酒時代的洛杉磯,
女人絕 對不能挑戰威權
而且她這麼做還
  • 被警方 打壓
  • 甚至警方 關進精神病房

自我教育 的 意義


於世風日下,關心國家社會的人莫不引以為憂,而國人也承認

* 刑罰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 唯 完整而良好的教育 才能改變這個社會
  • 自我教育 的 意義
  • 在 於 認識這個大環境
  • 掌握 世界的大潮流
  • 不斷 追求進步,
  • 時時 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
  • 以他人的前車之鑑作為借鏡,懂得避免重蹈他人之覆轍。
  • 不重複 同樣的錯

2015年1月5日 星期一

扶持您再出發 協助更生受保護人就業活動

扶持您再出發 協助更生受保護人就業活動

http://www.taiwanjobs.gov.tw/internet/special/newlife/index.aspx?a=1&coloerstyleid=8&coloerstyleid_2=14

2014年11月1日 星期六

再犯罪 率,監禁率 %

顧佳欣
http://iservice.ltn.com.tw/Service/english/english.php?engno=820791&day=2014-10-12


Norway
 plans to rent prison space in the Netherlands as the queue of convicts awaiting cells is growing and renovation work at Norwegian jails is expected to cut capacity, the justice ministry said on Monday.
挪威司法部週一表示,計畫在荷蘭租用監獄,因等待入監的罪犯正大排長龍,而監獄的整修預計會減少容納人數。
"At the moment, the queue is at 1,300 custodial sentences, and there is a great demand for detention space," it said in a statement. "The Netherlands has already leased prison capacity to Belgium for several years."
「此時,有1300名被判入獄的人龍,監禁空間的需求非常龐大。」其透過聲明表示。「荷蘭已經將監獄租給比利時數年了。」
Norwegian prisons are known for their relatively humane treatment of inmates, with non-violent offenders often held in open prisons with some free personal movement, jobs, recreation facilities and focus on rehabilitation.
挪威囚犯以獲得相對人道的待遇著稱,
非暴力罪犯  通常拘留在開放式監獄中,有一些自由的個人活動、工作、娛樂設施,讓其改過向善。
A deal for several hundred prison places would allow Norway to avoid overcrowding and maintain its standards while prison renovation work costing up to 4.4 billion crowns ($700 million) is carried out.
此一收容數百人的監獄宿位合約,能讓挪威避免監獄爆滿,並在整修期間維持水準,整修工程預計最高花費44億克朗(7億美元)。
The Nordic country’s incarceration rate is around 72 for each 100,000 people, about a tenth of the level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ts re-offending rate of around 20 percent is among the lowest in the world.
挪威的
  • 監禁率 每十萬人有72人坐牢,大概是美國的10分之1,
  • 再犯罪率大約是20%,為世界最低。

新聞辭典
lease:動詞,出租;名詞,指租約、租賃物。例句:They took out a two-year lease on the house.(他們解除房子為期2年的租約。)
rehabilitation:名詞,修復、恢復。例句:Thomas will need to do months of physical rehabilitation after a knee surgery.(湯馬斯在膝蓋手術後需要做數月的身體復健。)動詞為rehabilitate。例句:The country is trying to rehabilitate its slum areas.(國家正試著重整貧民窟地區。)
incarceration:名詞,監禁(不限於監獄)。例句:His conviction of a robbery led to his incarceration.(他因搶劫被定罪進而入獄。)

2014年6月30日 星期一

為 身體欠佳的 吸毒者、酗酒街友 投保,再 向保險公司詐領 保險金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40630003773-260402


楊姓男子
為 身體欠佳的 吸毒者、酗酒街友 投保,再 向保險公司詐領 保險金
,台中地方法院今天依偽造文書等罪將楊男判刑。

判決書指出,楊男在民國99年見林姓女毒蟲因吸毒已有泌尿系統失調、胃病等,隨時可能因病情惡化死亡,竟以林女同居人身分投保新台幣700萬元。隔年3月,林女死亡,楊男以降低理賠方式與保險公司和解, ...

判決指出,楊男又在100年鼓吹陳姓女子,以同居人身分,幫平日住在廟宇涼亭、有酗酒惡習的林姓街友投保500萬元和35萬美元的壽險,4個月後林男因長期酗酒肝硬化而暴斃涼亭。
期間,楊男為申請理賠,委託律師聲請相驗證明書,檢方才發現林姓街友竟以工程公司監工身分投保,戳破楊男詐保騙局。

法官認為,楊男藉由虛偽不實告知,影響保險公司風險評估而承保,所以依偽造文書等罪,判處楊男不得易科罰金部分有期徒刑2年8個月,得易科罰金部分有期徒刑1年8個月,全案可上訴

。1030630

2014年5月5日 星期一

「罪 有應得?魔戒 首部曲:魔戒現身(書)

  • 罪 有應得
我可不這麼認為。
  • 許多 苟活世上的人 其實早該一死,
  • 許多 命不當絕的人 卻已遠離人世

能夠讓他們

 回 嗎?
如果 不行,
就 不要這麼輕易 論斷 

  • 他人的  生死
即使 是最睿智的人 也無法 考慮周詳
並不認為咕魯


在死前 可以被治好
  • 但這 機會 依舊是 存在的

比爾博的

  • 惻隱之 心 可能決定 許多人的 命運 
  •  

你能夠讓他們 起死回生 嗎?魔戒 首部曲:魔戒現身()


魔戒 首部曲:魔戒現身()

2012年6月6日 星期三

假 巡守隊


巡守隊 暴力滋事 警逮12人

〔中央社〕以「東部海岸線防飆巡守隊」為名的犯罪集團,利用暴力滋事,拓展組織規模,並對有意脫離組織的成員,恐嚇、暴力相向。台東縣警察局今天依違反組織犯罪條例拘捕12名成員。
台東警察局台東分局今天凌晨聯合刑警大隊、少年隊及憲兵隊,拂曉出擊,動員40餘名軍警,兵分多路,將橫行於台東地區的暴力犯罪組織分子於睡夢中一網打盡。
台東分局表示,綽號小嵐的廖姓青年,組織「東部海岸線防飆巡守隊」犯罪集團,為拓展組織規模,命令旗下成員在外滋事,待事件擴大後,廖某再率幫眾集體毆打被害者,以壯大組織威名,迅速吸收成員,成員多以青少年、中輟生及在校生為主。
集團首腦之下,有翁姓、宋姓、朱姓等3人,負責指揮調度滋事,帶領20多名成員持西瓜刀、鐵棒、高爾夫球桿、球棒等,將被害人毆打成傷,或是砸毀被害人車輛,手段殘忍至極,對社會治安影響甚鉅。
集團不僅對外殘暴,連自己人也不放過,台東分局表示,綽號「小李」的成員欲改過自新,脫離犯罪組織,廖姓首腦於是執行「幫規」,前往「小李」家,持刀、棍等凶器將他的重機車砸毀示警。
軍警多日跟監,今天拂曉出擊,兵分多路,將廖姓首腦和11名成員拘提到案,依違反
  • 組織犯罪 條例
  • 及 毒品危害 防制 條例 
移送台東地檢署偵辦。

2012年5月24日 星期四

美國加州「性犯罪者登記」(Sex offender registration)

美性犯罪登記法 提高社區警覺

〔中央社〕美國加州從1947年首創「性犯罪者登記」制度以來,如今全美各州都有讓民眾隨時查詢社區是否住有性侵犯的資料庫系統,目的是讓社區居民了解自 家附近是否住了性犯罪者。
「性犯罪者登記」(Sex offender registration)的設立,主要目的是讓社區居民隨時了解自家附近是否住了性犯罪者、或者有性犯罪者突然搬進社區。
透過資料公開化、透明化的作法,性侵犯的姓名、地址甚至個人大頭照都讓外界一覽無遺,希望達到提高社區警覺並減少悲劇發生的目的。
在美國,被法院定罪的性犯罪者,都必須向居住社區的警察局辦理「性犯罪者登記」,而且是一出獄就要登記即將居住的地址。
隨著網路逐漸普及,如今美國民眾只要透過網路搜尋,就可以從各地警局或州政府的資料庫,查詢自家社區附近是否住有性侵犯。

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孤立隔離 是 監獄待遇的 一部分

自由 之 路
作者:斯拉夫默.拉維茲
出版日期:2011 年05 月 24 日

口述 半自傳小說''The Long Walk''

對 生命的 奮鬥。
PETER:
  • 一 個 人類
  • 一 個 囚犯
  • 一 名 波蘭 人
  • 不幸的人們
  • 這些 不幸的 人們
有些 人
  • 對 自由的 奮鬥。

呆滯地 思 索 今天 何時會結束?
  • 國家 機器…
  • 蘇聯 秘 密 警察

一場 蘇聯的 正義 法 庭 所主辦的 瘋狂 馬拉松 審判

沒有 一個囚犯 忘得了 哈爾科夫
藉由 痛楚、骯髒 和貶低,
他們試著 讓 一個人類

  • 因 折磨
  • 而 變成 低聲哀嚎的 野獸

他們 為什麼 這麼做?我 反覆問自己,
為什麼 浪費那麼多時間 在 一名波蘭人 身上?
為 何不直接判刑了事?
對我 而 言,
我 也可以乾脆承認 所有被指控的 名,

我 還不想
這至少是
對生命的奮鬥

  • 一個男人 清醒的 夢 境
  • 回到黏膩、噁心的惡臭裡,度過 無數小時 難熬的 半 夢 半 醒。
  • 但即便 在 充滿希望的 夢 境 裡,我們 也絕對猜不到,訊息 像是 打在水面的漣漪

我 深覺自己 如同 身分被剝奪的男人,飲食失調,極度寂寞,
試著 讓些微 抵抗的火花,存留 在此潮濕監獄裡 所瀰漫著的 對我 毫無隱瞞的 厭惡 和懷疑 之中

他形容得 既準確 又動人。我們的腦海 跟隨著陶碗裡 各種材料混合的蛋糕,敲破的雞蛋,輕柔攪拌,精確份量的麵粉和發粉,還有即將完成前加入的蜜餞、葡萄乾,香濃的杏仁糖衣 點綴的 蛋糕 宛如藝術品。
「這可是,」這個男人說,
  • 一個最美麗、稀有、完美的蛋糕,
  • 這可是 我妻子為我烤的 蛋糕。
  • 它的香味 像是從天堂飄來的。」

忽然 之 間,另一個聲音 嚎叫起來——是的、那是嚎叫聲,把我們 都嚇了一跳,像是被灌了冰水一般
夢 中 猛然 驚 醒 過來
停、停止!看在耶穌的份上,停下來!」

其他聲音紛紛加入:「你想讓大家都發瘋嗎?閉 嘴、你這 該死的笨蛋!」
談述著蛋糕的男人 不再開口 了,
後來 幾 日
我 都渴望著 那 該死的完美蛋糕
只是 我 已經 記不得 蛋糕 嚐起來的味道 了……
  • 有一抹 強烈的 自由氣味
我告訴自己,「老兄、這是跟監獄告別啊!無論他們要帶你去哪裡,
都不會是另一所臭氣熏天的監獄了。」
我心底浮現 隱約的 欣喜。不管 前頭 有什麼未來,我 已經 在這呼吸 清新、乾淨、涼爽的 空氣,
知道 我要去別的地方——
  • 不 是 一間監獄 換過一間,
  • 不 是 一次審判 接過一次,
而 是
  • 迎接 一個 新生命,工作的 機會,
  • 再 次 使用雙手,和別人 相識交流…

我們 被趕進中庭 時,
約 有 一百五十個男人 全 跟我一樣 拉著自己的褲頭,
一百五十個 失落的靈魂 穿上 一樣的 悲慘戲服,出現在 魔鬼舉辦的 上 流 化妝舞會,
每個人 都
  • 一手 抓褐色紙袋,
  • 另一手 提褲頭。
我的嘴角抽搐,差點大笑出聲。
忽然間 一股哽咽的自憐情緒 席捲了我,悲 嘆 他們竟然 把我們 當成傻瓜 來 玩弄 ……

在 哈爾科夫 和盧比揚卡 時,
  • 我 聽過 聲音,
  • 我 聽過 人被槍斃,
男人發瘋時 慘絕人寰的 嘶吼;
  • 我 聽過 牢房裡 牆的另一頭 傳來刮磨輕敲的聲響,似 有人 想藉此 與我溝通。

  • 我 從來 不被允許 和 這些 不幸的 人們 見面,
  • 孤立 隔 離 是 監獄待遇的 一部分
在我身上 完全得以看見。

車門關上 時,離開前的 其中一項指令 是——不可以喧嘩。
但是當列車笨重地加快速度,車輪開始發出逐漸響亮的摩擦行進聲,我們也開始放大音量,
有人會大喊:「誰從利維夫(Lvov)來的?」車廂另一頭會傳來回應:「我從那附近來的!」
然而企圖想維持的談話,總在人聲騷動中無疾而終。到處有喊聲尋找這個軍團或那個軍團的人,
隨即喊聲就會平息,人們 則又開始滿懷希望 能吸引眼前鄰居的注意。
  • 這個場合 帶給我的刺激感 還是存在,但我無法參與大家 自由自在的 問答,
我總要花些時間才能融入。背抵著冰冷的列車牆,聽著大家的對話,
但我依然緊抱自己的思緒,還不願開口 或尋覓朋友。
然而,儘管如此 我很高興能成為團體的一部份,
  • 因為 那讓我知道 自己不再是孤單一人

大家 都必須理解「踏向右邊,踏向左邊」依然
  • 會被以 企圖逃跑的罪名 對待。

第一個星期近尾聲之時,我們六十個人已經整理出粗略的公共守則,輪值系統首先成形,
  • 讓 每個人 輪流享受車廂中間 緊密擁塞的 人體溫暖。
  • 每個人 也輪流體驗 列車牆邊 刺骨麻木的 寒冷。
天氣 逐漸 轉為嚴寒,車牆周圍的位置 令人生畏。這 當然也代表,身處 最佳觀察位置,
車廂側面 木板夾縫邊的人 也要輪流換位置,聲音開朗響亮的人 一眼瞧向夾縫外的樹林、一邊報告,
常能 有效紓解 旅程的 無趣。

  關在 這個暗黑的旅行箱 裡,很難清楚分辨 旅途的 確切路線

不知道 妻子 和家人 流落何方的男人 開始 嗚咽 啜
這次事件 擾人心神的影響 持續了好幾天。那是 整趟鐵路旅程 最糟糕的 一次 經驗。

  • 有些人 和我一樣,是 下定決心不要死的,
  • 有些人 在 起初 被趕進 這些旅行棺材箱 時,屬於他們的 希望星火 就 已幾乎 被輾碎 了

當他們站在 溫暖的 車廂中間 時,長夜裡 嚥下了 最後一口氣,無聲 無息。他們 就 站著死了,
而 我們要等車門 在白晝的晨光中拉開 才 知道。
他們 沒有墳墓,土地像鐵一般堅硬,完全無法挖掘。
他們 被帶走,雪堆埋在屍體上,名字 從官方文件上 被劃除。
至少有八具,僵直硬梆梆的屍體,從我們這節車廂被抬出去

我最欣賞的人 是 扮演丑角的。他們 常常 在最黑暗的時刻 拯救大家。
我們車廂裡約有四、五名這樣的人。
他們什麼都拿來開玩笑,
他們經常嘲諷死亡,並夾雜了 男人會用的 粗俗辛辣的 道地髒話。
他們就是壓抑不住,沒人能讓他們住嘴。
我感激他們給的回憶,
模仿 火車司令官、俄羅斯守衛、所有 關於俄羅斯的一切,讓我們 捧腹大笑 不可抑止

似乎 永無止盡的 旅程.

或許 回味過往的自由無拘 也是一種 逃離現實的方法。

試圖 逃離要解放你的人,可謂是 非常嚴重的 反社會行為。

令人不適的煩悶日子 拖曳著腳步前進。我們在 麻木的悲慘中 打瞌睡,拷問的惡夢 糾纏在心頭,
直到我們 再 次 清醒,瞭解到 還是身在 這列糟糕的火車 上,車輪 發出難以忍受的刺耳聲,
似乎 沒有停止的 一 天。

我們橫跨鄉間行走了五哩,遠離鐵軌的蹤影和聲音。和俄軍所有折磨人的事業一樣,
我們休息的地方 沒有避風處,完全不適合 萎靡的旅人。
在一處 佔地寬闊、冷風颼颼的 馬鈴薯田,
我們停止前進並解散隊伍,廣闊無際,觸目可及的 每個方位,都看不到一棟建築物。
田野 被兩呎厚的初雪覆蓋,幾輛燒材用的集體農場3卡車停在一旁,還有一台可動式野戰餐車,
但面對龐大的囚犯人數 顯得極為 不 足。
狂風 齜牙裂嘴撲來,我感覺 似乎是 赤身裸體地 被攻擊著。
大家 站在雪裡,茫然無助地 彼此對望,所有流下的 淚 水 卻 都不是因為 刺骨的寒風……

士兵 提供兩塊亞麻布,根據他們解釋 是 讓我們包裹靴子裡的腳。
和我同車廂的某些同伴 知道這種「襪子」,以及 最適當的纏繞技巧,不能太緊,要裹住腳 以避免凍瘡

。 關 於 忍耐的極限,
我發現自己從未花時間深入思考過投降這個選項,
我腦海中一小塊堅毅不拔的部分,緊緊抓住一個不可以被動搖的信念:投降等於送死。
當時我還很想活下去——而且我還那麼年輕——
我因此緊守住最後的、最極限的意志力 抵抗他們,推開文件,
深知紙上的幾撇筆畫 也許 就會賜給我 一張 死亡證書

後來 經 常 以完全相同的字眼 回答其中許多問題,因為我 已 經 不用思考了。
回答 變成習慣,
一種 反射動作。
一成不變的 問題,
一成不變的 答案…

審問持續進行之下,我發覺自己不情願地敬佩起 俄羅斯士官 屹立不搖追尋目標的 意志。
我體驗過 那種意志力,也是我 最難以忘懷的 噩夢。
如今,沐浴在白晝的光亮中,從 扭曲變形、恐懼填滿、充滿挫折 和痛苦的 監獄走道 探出頭,
我察覺 噩夢還在延續。判決書 可能會以一段短文結尾——
你,斯拉夫默.拉維茲,
身為 受過良好教育的 中產階級 波蘭人,
同時 為反俄羅斯 之波蘭軍隊的 士官,
你的家 又 在俄羅斯國界邊,
因 此
你 毫無疑問的 是 一個 波蘭 間 諜,
蘇維埃 社會主義 共和國聯盟人民的 公 敵

波蘭 間諜、
波蘭 叛徒、
波蘭 混蛋、
波蘭 法西斯黨……

你這個 狗娘養的 波蘭 人

虛弱、
飢腸轆轆、
受虐的
波蘭人

認清 一閃即逝的 危險 警 訊
避開 一些 小心翼翼設置的 圈 套。

我還是青少年時,為了尋覓危險和冒險,曾經真的橫跨波蘭和俄羅斯的國界

文件快速傳遞後,審判重新開始,代理主席匆匆丟出幾個問題。
姓名?……年齡?……出生地點?……一模一樣的審問模式。
彷如我之前絲毫沒有見過這白牆環繞的法庭,昨天彷彿不曾發生。
不同於昨日,今日的審問 強制要求以問答方式進行,
我昨天的回答 像 被輕易地抖落肩頭,大手一揮 就從紀錄上抹去。
前半個小時 我都在和 大浪襲捲般的 沮喪搏鬥,
我 感到悲慘徹底,委靡不振 得 幾乎崩潰。
我 心酸苦澀地 告訴自己,
我 是如何無可救藥 又愚蠢無知,竟然 會欺騙自己,相信 他們會輕易放我走。
我 先前放鬆的情緒 又必須起來作戰,也因為 我 讓自己卸下防衛,重新振作 變得 難上加難


自由之路 The Way Back

口述半自傳小說''The Long Walk''